• 抑郁症丨无力哀悼

    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曾旻 日期: 2019-03-02

    最终,那些陷入抑郁深渊的人们,面对情绪隔离的高墙之外的一个个症结,已经无力哀悼。

    生活中我们无时无刻不在面对一些可能发生的失去。未经“充分悲伤”的失去,人们往往难以释怀,而那些重大的挫折和丧失,若没有被充分哀悼,常常在人们内心滋生创伤与忧郁的种子。

    我一直很?#19981;?#23567;动物,小时候父母不让养大型、难养的猫狗,我只好在每年开春的时候,在?#30452;?#20080;下那种1元一只的小黄鸭。那时候,我并不清楚,从幼仔开始被单独饲养的鸡鸭,很难存活到成年。单纯出于对小动物的热爱,我每年都会买两只回去。

    于是,每年我都会面临养了两三个月的小黄鸭死在家里的情况。第一次面对这种?#32431;?#30340;时候,我大概在上小学一二年级,那天早上我照常去看望小黄鸭,发现它俩倒在了我精心为它们搭建的小窝里。难以抑制的悲伤瞬间爆发,我立马大哭起来。

    现在回想起来,那种失去更像是一种期望的落空,我天真的脑海里有着“养育一只小黄鸭,见证它慢慢成长起来”的美好想象。当这种期望落空的时候,“我不好”“我没有能力”这样的思绪就开始冲击?#19994;?#22823;脑,就好像小拇指被人用锤?#24551;没?#19968;般,十分刺痛而且令人惊恐。

    面对?#19994;?#36825;种情绪,母亲告诉我:你的小黄鸭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,你可以给他们写信,祝福它们。于是,我开始把全部的情?#22411;?#27880;到了对它们的哀悼中。小学一二年级,刚刚开始学会写字的我,洋洋?#39749;?#20889;了上百个字,悼念我没能实现的愿望。

    那些深陷抑郁的人们,常常没有什么愿望,可是人们并不是一开始就如此。最初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多愿望,?#26434;?#23478;庭、?#26434;?#23398;业、?#26434;誑际浴⒍杂?#26379;友、?#26434;?#24651;人、?#26434;?#24037;作、?#26434;?#26410;来,我们都有很多想象,以至于难以避免的,我们总会在一些时候,期望落空。

    期望落空时的情绪常常是失落、悲伤或是?#32431;唷?#27822;丧,这种感受是否能够被感知和表达,往往影响着我们是否有勇气、有力量开启下一个愿望。对此,有很多人不理解,他们常有这样的疑惑:“心理咨询师反?#38180;锤?#35753;抑郁患者叙述?#32431;?#26159;为什么?”他们通常会觉得,面对沮丧和失落,隔离与回避是最好的办法,这样才能慢慢地淡忘。可是,每一个愿望都不会凭空消失,没有经历充分悲伤和哀悼的落空愿望,就会成为一个症结,留存在那里,在下次愿望落空时,像一记重锤,敲碎你用隔离和回避建筑起来的高墙。

    英文中的depression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词,它可以翻译成“抑郁症”,也可以翻译为“沮丧”。当它被叫作“症”的时候,我们常常觉得那是疾病,有很复杂的病因。可是如果回溯词意,抑郁和沮丧是同源的,在抑郁的开始,可能只是因为一些期望的落空,带来了一些沮丧的情绪。当我们与这些情绪隔离,让它们成为一个个症结,渐渐地,我们许下一个愿望的动力就会逐渐消逝,无力感逐渐滋生,沮丧的情绪越来越像抑郁。

    最终,那些陷入抑郁深渊的人们,面对情绪隔离的高墙之外的一个个症结,已经无力哀悼。

    所以在心理咨询中,?#35789;?#25233;郁患者反?#38180;锤?#21465;述?#32431;啵纯?#20063;不会凭空增加。这个过程只是拆除了情绪隔离的高墙,让人们开始面对过去一?#26410;?#30340;沮丧和期望落空,这或许让人感觉到?#32431;?#22686;加,但那些痛是对过去未曾哀悼的愿望的一次补偿。它会让人们重新审?#24188;?#24049;的愿望和沮丧,在哀?#25239;?#24448;的失去中重启对未来的新希望。

    ?

    网友评论

    用户名:
    你的评论:

       
   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1期 总第589期
    出版时间:2019年04月18日
     
    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
    粤ICP备10217043号
    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
    联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
    无敌猪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