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逝者丨张玉书 茨威格背后的人

    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吉普赛 日期: 2019-01-18

    被问及“多年来?#24535;?#22320;翻译、研究茨威格,从茨威格身上得到的最大体会是什么”时,张玉书说:“最大的体会就是作家写作要舍得割爱,善于割爱……“

    如果说世界文学是一个个孤独星球汇聚成的宇宙,那么翻译家就是带领读者完成星际穿越的飞船驾驶员。他们站在作家背后,在不同语言中?#19994;?#20154;类共同的灯塔;他们虽不如文学家那样声名远播,可却是“声名远播”中最不可缺的一环。

    在德语翻译领域,北京大学教授张玉书就是一个点亮星星之火的人。他一生翻译了大量德语文学作品,其中,他与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连结最为紧密。

    上世纪50年代,张玉书还在北京大学德语专业求学时,老师谭玛丽就曾送给他一本?#23545;?#29791;夫·富谢》。在这本历史人物传记中,茨威格描写了一位在法国大革命中见风使舵、玩弄权术的变色龙。当时中国正处在风暴前夜,茨威格独到的观察、犀利的?#21490;?#20196;张玉书产生了一种隔空对望的契合感。

    后来,张玉书又在《世界文学》上看到了茨威格的著名中篇《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》,他感慨:“世界上还有这么美妙的描写方法,爱情描写起来不都是羞答答的,或是《金瓶梅》那样的。茨威格的描写非常优美、高雅、细腻、诗意浓郁。”他立刻跑到外文书店买了莫斯科版的《茨威格小说集》,读完就萌生了翻译茨威格作品?#21335;?#27861;。无奈当时国内政治局势动荡、知识分?#29992;?#20020;生存危机,张玉书始?#24432;?#26377;?#19994;?#21512;适的契机。

    一直到70年代末,社会逐渐从失序中恢复,文学重新被重视,他才开始获得机会。当时《世界文学》上刊登了茨威格小说《象棋的故事》,不过是根据俄语版本转译的,疏漏较多,人民出版社就?#19994;?#24352;玉书翻译德语原版。张玉书一口气翻译了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《象棋的故事》《看不见的珍藏》和《家庭女教师》四篇小说,极大地助推了1980年代的“茨威格热潮”——在张玉书大规模翻译茨威格作品之前,中国读者对这个作家仍是陌生的。甚至在1958年出版的冯至主编的《德国文学简史》中,斯蒂芬·茨威格这个名字都没有出现。

    “我觉得很有必要为茨威格正名,他绝不是只会写风花雪月,他在短篇小说中所表现的人类的情感、对社会的揭露,往往比很多长篇小说还令人震撼。”张玉书曾说,在中国,对法国文学、俄国文学的介绍比较强势,而研究德国文学和茨威格的人就相对少很多。他在德国讲学时发现,很多德国学生也都没读过茨威格的作品。1942年,茨威格在巴西里约热内卢“出于自愿和理智的思考”,服用镇静剂自杀。张玉书将这个选择解读为流亡海外后失去读者的寂寥。“没有了?#39542;?#19982;掌声,他失去了活下去的耐心。”

    2015年,一生信奉“没有不能翻译的东西,只有没有理解的东西”的张玉书接受了《中华读书报》的采访。被问及“多年来?#24535;?#22320;翻译、研究茨威格,从茨威格身上得到的最大体会是什么”时,张玉书说:“最大的体会就是作家写作要舍得割爱,善于割爱……一些不成熟的作家总是‘?#31181;?#33258;珍’,把?#32422;?#30340;心得体会一概视为‘至理名言’,把泛泛的?#28304;恰?#24179;庸的文字全部视为‘得意之笔’,?#37117;?#29645;爱。正好和茨威格相反。茨威格说:‘我觉得最愉快的写作是删?#27604;?#20887;’。正是这个特点,使茨威格被评论家公认为‘世界文坛最杰出的三大中短篇小?#23548;?#20043;一’。”

    2019年1月5日,张玉书在北京安详离世。三个月后,他翻译的《茨威格小?#31561;?#38598;?#26041;?#30001;人民文学社出版。

    ?

    网友评论

    用户名:
    你的评论:

       
   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6期 总第584期
    出版时间:2019年03月08日
     
    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
    粤ICP备10217043号
    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
    联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
    无敌猪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