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公共丨未成年人遭受的家暴 和我们能为孩子们做的事

    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杨楠 日期: 2019-01-18

    在中国,平均每周约有一个孩子死于家庭成员之手。但国家、社会、每个家庭乃至每一个人,都可以通过努力让“一”无限趋于“零”

    头图:2008年12月17日,广州,医生护士抢救一名受父母虐待的10岁女童。由于伤重,小女孩终告不治

    在我们日复一日的家庭生活中,你很难想象一个孩子可能遭受到什么样的家庭暴力。在内蒙古通辽,五岁的褚?#35098;?#20026;尿裤子而被父亲一脚踢死;在黑龙江鸡西,10岁的庞浩因为?#37027;?#21507;了家中的食物,被母亲以竹制“痒痒挠”等多次抽打,最终多器官功能障碍死亡。

    更多的对未成年人家暴行为发生在日常,它可能像一条网络提问那样平常:“小孩不听话,被打的背部出现瘀血有点肿,请?#20160;?#20160;么药好?#20426;?#25104;年人对孩子施加的肢体暴力和?#26434;?#26292;力往往被视为“家务事?#20445;?#20182;们?#35753;?#26377;意识到这是虐童,且其带来?#21335;?#26497;后果一般也不会进入司法程序。

    什么是虐童?虐童又为何在家庭中发生?如何才能制止对未成年人的家庭暴力,保护孩子?#20426;?#21335;方人物周刊》通过对十多位相关人士的采访和上百份案例的?#27835;觶?#23581;试回答这一问题。

    ?

    一个不完全统计

    事实是,在中国,平均每周约有一个孩子死于家庭成员之手。

    2017年的秋天,五岁的杨曼曼在?#24050;?#24066;揭西县的出租屋内离世,她的父亲杨?#24030;?#22240;故意伤害罪被?#20889;?#26080;期徒刑。杨?#24030;?#21521;警方供述,因为女儿没有完成作业,他用手推女儿的头部,以致女儿倒地不起。杨?#24030;?#24576;疑女儿佯装受伤,便又?#23186;?#22823;力踢女儿的腰背。次日清晨,曼曼因创伤性休克死亡。

    近十年,至少有1006起针对未成年人的家庭虐待被媒体报道或出现于法?#20260;?#35772;,这其中有448个孩子遭受暴力死亡,几乎平均每周都有一名未成年人死于家中成年人之手,《南方人物周刊》通过检索慧科新闻数据库和裁判文书网,经不完全统计得出以上数据。六岁的黄正豪被父亲锁在行李箱中闷死,因为父亲妄想他将家门钥匙交给了外人;在上海一个网吧的女厕所内,一个被母亲?#29260;?#30340;男婴,在出生两小时后死亡。

    然而,这些出现在新闻媒体和裁判文书网上的案例,往往已是较为严重的家庭暴力或犯罪案件。当前,国内并没有?#26082;?#25968;据说明每年有多少起针对未成年人的家庭暴力。如果不是被隔壁邻居偷偷登录客厅监控,而后上传视频至网络引发社会关注,深圳宝安西乡女童倩倩被父母多次殴打的事情或许难被制止。

    另一方面,没?#24615;?#25104;严重身体伤害的虐童行为往往被家庭成员及社会各界所忽视。当前,美国疾病控制和保护中心将“虐童”定义为:任何对儿童导致伤害、潜在的伤害或恐吓的伤害的行为。在英国30年前公布的儿童法案中,凡是影响儿童生理、智力、情绪、社交或行为发展的行为都被英国法律视为“虐童”。

    河北涿州,一名被家长“管教”的七岁小女孩身上出现多处伤痕

    各国学者及机构普遍将虐童分为四种类型:身体虐待、情感虐待、性虐待和忽视。经济学学者方向明发表于2015年的研?#25239;?#35745;,约有26.6%的中国儿童遭受过身体虐待、19.6%遭受过情感虐待、8.7%遭受过性虐待和26.0%遭受过忽视。

    在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采访中,多位未成年人保护领域的人士向我们强调,并非只?#24615;?#25104;?#25628;?#37325;肉体伤害才是虐童行为。只要打了,只要侵犯了,只要辱骂了,都是虐童。“你如果说到一定的程度才叫虐童,那这个事情就没得说了,那就都可以容忍了。”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?#20811;?#25152;长童小军说。

   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张雪梅研究团队于2014年末发表的《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案件调查与研究报告》显示,未成年人遭受的家暴中,超过七成的施暴者是亲生父母,一成是继父母或养父母,另有超过一成的祖父母、外祖父母等其他家庭成员施暴。

    是哪些原因,让孩子的处境如此危险?

    ?

    打孩子的理由有很多种,但没有一种是正确的

    “你是我生的,打你?#20849;?#34892;了”和“不打不成才”这样的观念在一些国人心中更为牢固,成为未成年人遭受家暴的主要诱因之一。

    对孩子的暴力管教肆无忌惮。发现10岁孙子偷吃了床下的巧克力;怀疑12岁的女儿偷了别家孩子的钱;生气刚刚团聚的三岁儿子不常唤“妈妈”等等。这些?#27492;?#29983;活中不值一提的小事,都成了孩子们被打死或严重伤害的理由。

    如果不是致残致死,暴力管教甚?#37327;?#33021;在部分场合得到宣扬。有明星在电视节目中大方地分享?#32422;?#30340;虐童行为,比如某男星提及?#32422;?#29992;竹条打儿子,儿子经常身上青一条紫一条;某女星则直言“我会打小孩?#20445;?#21482;有在?#37027;?#22909;的时候,“才?#24066;?#20799;子跟我?#26088;?#36824;价。”某大学教授则在某教育论坛上大力提倡?#24466;?#25945;育,直言无论父母还是老师,都可以“?#23454;薄?#22320;揍孩子。

    在实施暴力这件事上,“?#23454;薄?#24448;往是不存在的。张占霞自2016年8月起隔两三天“?#23454;薄?#25171;几下女儿,三个月后,?#20035;?#30340;女儿因新伤旧创致闭合性?#36816;?#20260;死亡。

    未成年人遭受家暴的另一个更为主要的诱因在于,成年人会因家庭矛盾或生活压力拿孩子出气。泉州市一母亲多次无故掐捏、踢打、?#33267;酪录?#31561;工具殴打其三岁的女儿,以排解负面情绪。

    当夫妻双方?#26143;?#30772;裂离婚后,离开孩子的一方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?#30333;杂傘保?#32780;留下的孩子很可能遭受一方原生父母的迁怒或者继父母的?#35098;狻?#20315;山市一生父与其女友,多次以“青蛙跳”、?#24405;?#25277;打、?#22971;狻?#39321;烟烫皮肤虐待三岁的女儿,并经常将女儿的头部、身体撞向墙壁、家具、地面,或是重重摔下;在张家口,继父刘刚以不听话为由,打死继子并埋尸逃逸。

    同样地,若非极端恶劣,拿孩子出气的暴力行径很可能被原谅。2016年,侍某为了?#30772;?#22971;子回家,以脚踩、塑料袋套头、冷水淋身体等方式虐待二人共同生育的孩子,并拍摄短视频发给妻子。“他做了这件事肯定是不对的,但是我觉得并没有构成家暴?#22242;?#24453;,还没有严重到那个程度。” 妻子对媒体说。

    传统观念长期将孩子视为父母的私产。除了无缘由的打骂,“一些父母把孩子当作赚钱工具,将孩子出卖、出租或携带、?#31185;?#23401;子乞讨。”张雪梅说。

    近年来,媒体多次报道河南省太康县张集镇、湖南永州市道县等地“出租”孩子的?#24405;?#29238;母将孩子“租”给他人,承租人则利用孩子偷窃、乞讨。2006年?#20445;?#26377;孩子的“租金”为每月900元,而去年的报道则显示有孩子每年“租金”可达五万元。一些承租人为孩子设定偷窃或者乞讨的“?#24049;四?#26631;?#20445;?#23436;不成目标则受到?#22836;#?#29978;至被打死。

    据张雪梅的研究,家暴的原因多样,包括拿孩子出气;暴力管教;因孩子病?#23567;?#29238;母恶习(重?#26143;?#22899;等)而?#29260;?#20986;卖子女;施暴人精神心理异常;父母吸毒等。

    在采访中,深圳市鹏星反家暴个案管理部主任刘西重反复向我们强调:“那些打孩子的人总能?#19994;?#29702;由打孩子,我们会淡化这些诱因。”诱因很可能给听者造成误解,将施暴者的行为合理化,甚至归因在孩子身上。

    打孩子的理由或许有很多种,但没有一种是合理的。

    ?

    未成年人遭遇家暴会带来什么?

    那些曾遭受家暴、但看上去身体健康的孩子们,会?#24615;?#26679;的变化?

    在深圳,12岁的娜娜?#22797;?#36973;到父亲打骂,心理咨询师?#20013;?#29618;发现,娜娜对建立社交关系有所?#24535;澹?#24456;难积累起?#36816;?#20154;的信任,缺乏安全?#23567;?#19968;份2007年发表于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(美国心理学会主办的临床心理学顶级杂志)的研?#23458;?#36807;大规模调查证明了这是普遍现象,学者Kaplow和Widom指出,遭受过家庭虐待的儿童,很可能失去了建立安全信任关系的能力,其中又以依恋关系受到最大损害,直接影响儿童未来的人际关?#21040;?#31435;。

    另一方面,娜娜认为父亲对?#32422;?#30340;爱是有条件的,?#35805;?#22905;的学习。在与同学的交往中,娜娜会自称是“备胎”。“她感觉?#32422;?#19981;够好也不值得被爱,在这里面她有可能会自我攻击。”?#20013;?#29618;说,娜娜在与他人的交往中自我评价较低。

    此外,娜娜习惯于压?#32959;约旱南?#26497;情绪。她内心敏?#20889;?#24369;,但展现出的是大大咧咧的一面。“这种长期压抑,如果一直没有人去介入,她很有可能会习惯这种施暴、受暴的模式。”?#20013;?#29618;说。

   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?#20013;?#31934;神病学教授Allan Simons及其团队发表的多篇研究显示,?#20013;?#30340;虐待会使受害者的大脑发生变化,更加内向,忘性更大,更容?#32043;?#20837;负面思维,看不到境遇改善的可能。

    在2018年12月那个引发热议的虐童视频中,深圳西乡的一对父母多次暴打女儿,?#22971;狻?#29992;扫帚抽打,或推倒在地?#23186;?#36409;。女儿既不?#25925;?#20063;不逃走,每次被打后,仍安?#39539;?#22238;到座位坐下。据邻?#29992;?#36848;,女孩性格内向,很少说话。

    张占霞曾多次对女儿施暴,致女儿死亡。在她的供述中,她一烦就打女儿,理由或是女儿尿?#19981;?#26159;女儿哭。有时候,女儿被打了也不哭,反而“过一会过来和我说,‘妈妈,我错了。’”

    学者Springer K. W(2007)发表在国?#21490;?#27490;虐待和忽视儿童协会官方期刊上、被引用了858次的论?#21335;?#31034;,随着年龄的增长,遭受过父母虐待的未成年人,将常年被抑郁、焦虑、愤怒等情绪及一系列生理不?#25163;?#29366;所困扰(Springer K. W,2007)。Kaplow的评估显示,儿童受到虐待的年龄越小,成年后表现出来的焦虑和抑郁症状越显著。

    家庭暴力具?#20889;?#38469;传递的特性,即遭受或者目睹家庭暴力的未成年人,可能会在日后的人际交往和家庭关系中亦使用暴力。

    李军(化名)被父母?#26377;?#25171;到大,不分场合,为此家庭亲子关系长期紧张。他受过良好的教育,也曾多次直言?#32422;?#26410;来绝不打孩子。然而,组建家庭后,李军对伴侣和孩子?#38469;?#21152;过暴力。“在他的成长经历里,暴力是一种方式,甚?#37327;?#33021;是习惯。”童小军说。

    当孩子长大些,一?#26088;?#31471;的暴力传递可能出现。在兰州市,19岁的少年李亚虎夺下父亲的?#30772;浚?#25252;住母亲,而后母子二人用擀面杖打死了常年酒后施暴的父亲。在山西太原,郭俊锋捅向父亲时大?#38053;?#30333;,他要报复总是虐待?#32422;?#30340;父亲。

    遭受家暴的未成年人除了心理创伤,其生理亦会遭到损害。

    Dr.Hillis.S(2006)的一份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收录的研究显示,幼年遭受暴力损坏大脑发育,破坏部分神经系?#24120;?#23545;儿童的?#29616;?#21457;展会产生终生负面影响。英国东英吉利大学心理学家Nicholas Walsh(2014)的研究则表明,11岁前经历了家庭问题的孩子,其小脑发育较小,继而学习、压力调节及运动控制等方面的能力会下降。

    家庭暴力不仅事关受害者自身,还有可能对旁观者造成影响。在一起北京的离婚案中,妻子出具了精神科专家鉴定,因丈夫殴打?#32422;海?#25171;砸家中物品,孩子已产生创伤后应激障碍。

    目睹家暴的儿童,视觉记忆力很可能会下降。日本熊本大学与哈佛大学于2010年进行的联合研?#24656;?#20986;,与童年从未目睹家庭暴力的同龄人相比,经常目睹家庭暴力的孩子长大后,其右脑视觉皮层的一个部位将平均萎缩20.5%。

    “虐童就是你对待他的方式阻碍了他的健康成长。”童小军说。她指出,有些成年人“现身说法?#20445;底约航?#26085;成才正是因为爹妈的暴力管教,这十分值得警惕。

    “现身说法的人往往因为这种事(家暴)印象深刻。你爹妈打你的力度以及你?#32422;?#30340;抗逆能力(相抵消),可能正好把那个东西扛过去了。”可同样的行为,有的人扛得过去,有些人扛不过去。“如果想让孩子健康成长,为儿童的健康成长营造良好氛围,从国?#19968;?#31038;会的角度是不能容忍任何虐童行为的。”童小军说。

    ?

    最难以发现的

    性侵是对未成年人最为隐蔽的家庭虐待。不仅仅受害者可能难以意识到遭受伤害,也会在意识到时遭到周围的巨大压力甚至敌意。

    《南方人物周刊?#21453;?#24935;科新闻数据库和裁判文书网梳理出的101起家庭成员性侵儿童?#24405;?#20013;,超过七成是监护人实施的,55起是继父对女童施暴,亦有28起是生父实施性侵害。恶习,冲动或是迷信,是生父实施侵害的主要诱因。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类?#32479;?#29477;亵、强奸外,还包括亲生父母?#31185;?#26410;成年人卖淫。

    幼女遭到猥亵的?#24405;?#24448;往难以发现,或是当事人难以启齿。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心理科主任高鸿云在?#35825;?#20013;亦曾碰到儿童遭受性侵的情况。但当她尝试引导孩子说出事实?#20445;?#21364;遭到了一旁父母的制止。“小孩子瞎说的,”父母这样说。

    “其实孩子很少瞎说。?#22791;?#40511;云说,他们有专业的方法去辨别儿童?#28304;?#30340;真伪。早在30年前,加州大学洛杉矶?#20013;?#20020;床心理学教授Saywitz就发现,当孩子在被他人触碰生殖器后,几乎没有人愿意在没有诱导性问题的情况下说出这一事实。而加州大学戴维斯?#20013;?#24515;理学教授Goodman发表于2003年的研究结果表明,年长的孩子或因为羞愧,或?#38480;危?#25110;害怕遭到报复、被周围指责等原因,更不愿意说出遭受侵害。孩子在幼年遭受伤害?#20445;?#36890;常只有疼痛的感觉,很难意识到这是性侵害。但当孩子长大后,明白当年发生了什么,“往往会觉得?#32422;骸?#33039;了’,受到‘污染’,很可能自我攻击。这种伤害是非常深远?#39029;?#20037;的。?#22791;?#40511;云说。

    在遭受性侵害的当?#20445;?#23478;庭成员很可能是孩子唯一的求助对象。上海阳光社区青少年事务中?#27597;?#24635;干事吴智惠从事社会工作15年,她有?#35805;?#20027;是外表男性化的女生,“这个女生对男性很抵触,和我说要保护女孩子。”一?#38382;?#38388;后,女生向吴智惠袒露,继父曾在她小时侵犯过她。没有报案,告诉了母亲,母亲也不相信。“也可能妈妈不愿承认,?#34109;?#26234;惠说,“我?#19994;?#22905;妈妈跟她谈了谈,她妈妈说,没有这回事,小孩?#32422;合?#24819;。”

    昆士兰大学教授Norman发表于2012年、已被引用1171次的论文,通过大量数据做出?#21335;?#32479;评价和元?#27835;?#25581;示,童年遭受的性侵害会在孩子成年以后造成抑郁、自杀倾向、高风险性行为等后果。如果家庭不能给予足够且有效的帮助和理解,或会将孩子推向深渊。

    2015年,22岁的苏州女孩温安宁(化名)烧炭自杀。她给亲生父亲留下遗书,自述自小遭继父猥亵,从10岁被继父强奸后,继父的性?#20013;?#20026;不曾停止。“每天晚上,我都不敢熟睡,?#26434;?#22768;响,我就突然间惊醒。因为我太害怕这个地狱了,就这样我过着非人的日子。?#34109;?#23433;宁在遗书中写道,“为了妈妈的?#24432;媯?#23601;让我带走一?#26657;?#20294;希望爸爸能?#23637;?#22909;妈妈。”

    “这件事给孩子的性格造成了很大影响。她成年后的社会关系和工作都处理得不太好,每天都很不愉快。”苏州市吴江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科的付雷说。因为温安宁遭受侵害时尚未成年,该案件由未成年人检察科处置,“我们认定继父奸淫幼女情节恶劣,?#20889;?#26377;期徒刑13年,?#22791;?#38647;说。在他经手的另一起未成年少女遭受性侵的案件中,女孩在案发后没有得到母亲的理解或关心,反而是更多的斥责。“两人有一次在大街上因为琐事争执,母亲就把这事儿拿出来骂她。女孩子哭得要死要活,和我们这里说没法活了。?#22791;?#38647;说。

    ?

    孩子们的无助

    据张雪梅的研究,超过八成的受暴未成年人不满10岁。泉州市中院在一份判决书中这样形容不满10岁的孩子:“年幼的被害人肌体娇嫩、抗打能力低。”

    即使孩子长大一些,也未必具有反抗一个暴躁父亲的能力。

    13岁的郑倩倩因旷课晚归,被父亲郑东怀疑交友不慎。郑东先对郑倩倩拳打脚踢,郑倩倩不服,郑东再用不锈钢管打到郑倩倩跪下,郑倩倩试图逃跑,又被郑东揪着头发抓回,最终被打身亡。

    黄琼花是这起案件的人民陪审员,这次庭审几乎让她陷入抑郁。“这个孩子不是三五岁,她一米六五左右,相对是有一些力量的。如果马路上有一个人打她,她可以逃跑,可以求救。?#34987;?#29756;花说,“当家都不安全的时候,这个女孩子可以向哪里求助。她真的就那样被打死了。”

    事实上,郑东很“爱”郑倩倩。他对郑倩倩?#26143;?#24517;应,每天在家做饭,记得女儿生日,甚至为了确保郑倩倩不逃?#21361;侵?#25509;送她上下学。“最后庭审的时候,郑东?#30340;?#20204;?#22242;?#25105;死刑吧。他的内疚非常深,从他的眼睛里面能看出来。?#34987;?#29756;花说,“他是个普通父亲,或许普通人实施的家暴行为更普遍。”就在当年,她成立南京同心未成年人保护与服务中心,帮助遭受家庭暴力的未成年人。

    由于年龄和亲子关系,孩子无法意识到父母施暴是错误的。孩子通常会陷入循?#32602;?#35748;为暴力是?#32422;?#36896;成的,而?#32422;?#26080;法终结。“可能是我作业没完成,我什么没做好?#20445;中?#29618;说,“我们很强调在孩子0到6岁时去建立孩子的安全感,建立了安全感之后他更有可能走出去求助。”

    一个共?#23545;?#20110;,老师、收?#25105;?#29983;以及亲戚是最有可能发现儿童遭受虐待的人群。

    刘西重接到过一个七岁、长期被母亲打的孩子,正是孩子的老师通知了社区社工,寻求帮助。但有时候学校更希望内部处理,将虐童?#24405;?#19968;压再压。刘西重?#22797;?#36935;到学校社工“说是汇报领导,后面就没有了?#20445;?#25105;也不知道为什么?#22797;?#37117;是这个样子。”

    “学校会希望内部处理,教育一?#24405;页ぁ?#35686;?#20302;?#22312;学校门口总归觉得不大好。”上海心翼家庭社工师事务所的督导金婉?#20260;担?#22905;在工作中总是要花很大力气要求学校报警。

    当前未成年侵害?#24405;?#30340;强制报告制度在全国执行尚不够具体和有力,但已?#24615;?#21335;省、杭州?#23567;?#26080;锡?#23567;?#36149;阳?#23567;?#35140;阳市等省市推?#26143;?#21046;报告制度或提出建立制度的意见。

    在求助警方后,无论是批评告诫、治安管理处罚、量刑,或是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、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等,其过程都较复杂和缓慢。“起诉撤销监护权之后,更为重要的是?#19994;?#21512;适的收养人。?#22791;?#38647;说,“这个是最难的。”

    除了求助警方,社区社工、各类民办非企业组织亦是可能的求助主体。但在《南方人物周刊》采访中,即使是专门服务于家庭暴力受害者的民非组织,也极少接到未成年人遭受家暴的案例,多数工作都集中在对妇女的保护和帮助,这和各地妇联的工作重心一致。

    即使是上海阳光社区青少年事务中心这样专业程度高、下设13个区级工作站、有428个全职社工的民非组织,也没有遇到过一个主动来求助的虐童案例。阳光社区是上海最大的一家服务于青少年的民非组织,愿意回应未成年人的任何求助,但他们的工作重点是预防和减少青少年犯罪。

    ?

    有法可依

    我国虽然已于1991年通过未成年人保护法,但2013年可谓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关键年。在这一年前后,多起关于儿童伤害的恶性?#24405;?#24341;发关注。在贵州毕节,五名留守儿童在垃圾箱中毒身亡;在江苏南京,两名女童被饿死家中;在海南万宁,六名六年级小学女生被校长带走开?#20426;?#24517;须加?#25239;?#20849;部门对未成年人的保护,制定更完善的政策细则。

    2013年,民政部发布《关于开展未成年人社会保护试点工作的通知?#32602;?#35797;点建立未成年人社区保护网络,建立受伤害未成年人发现、报告和响应机制等。

    次年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民政部出台《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》。这一文件对未成年人受到监护人侵害时的报告、处理?#24576;?#38144;监护人资格案件的受理、审理等方面都给出了比较?#39749;?#30340;规定。“我认为这是法律上把未成年人保护合法化,且真正能够操作的一个文件,是中国儿童保护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文件。”童小军说。

    据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撰写的《中国儿童福利与保护政策报告 2018?#32602;?#20840;国至少已有24个省份判决69起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被撤销监护人资格案件。这其中三种类型案件最多:?#29260;?#25110;拒不履行监护职责案件28例;强奸、性侵和猥亵案件18例;虐待和暴力伤害案件11例。在69起撤销监护人案件中,有29例案件中的未成年人由民政部门或村(社区)委员会?#31383;?#32622;。其中25例指定民政部门或其下属的救助站和福利院担任监护人,四例由当地村(居)委会担任监护人。

    加上2016年施行的《反家庭暴力法?#32602;?#24403;前处理家庭虐童?#24405;杂?#27861;可依。依据《反家暴法?#32602;?#21463;害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“人身保护令?#20445;?#34429;然在当前的实施中不够顺利。比如许多未成年人还处于无民事行为能力的状态,申请人身保护令需要公?#19981;?#20851;、妇联、居委会等代为申请。

    目前针对施虐监护人的处?#20040;?#26045;主要有四种:公?#19981;?#20851;对加害人给予批评教育或出具告诫书;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;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,经教不?#27169;?#20154;民法院可根据有关人员或单位的申请,依法撤销其监护人资格,另行指定监护人;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的“虐待罪”、“虐待被监护人、看护人罪”、“故意伤害罪”等予以刑事处罚。

    除了法?#26432;?#25252;,从街道社区到区县市,各级街道办、社工组织、妇联等都是受害儿童可以寻求帮助的地方。

    “未成年人遇到了任何伤害都可以找我们。” 在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采访中,上海阳光社区青少年事务中心、南京同心未成年人保护与服务中心、深圳市鹏星家庭暴力防护中心等民非组织都如是说。

    ?

    大声说出来

    娜娜是?#32422;?#36305;出来的。

    前一天又被父亲打了之后,她跑去社区警务室报了警,希望求得帮助。社区警务室联络了街道办妇联,妇联则?#25165;帕中?#29618;和一名社区社工联合前往。

    从早上9点和晚上9点,?#20013;?#29618;进行了一系列危机干预。“对孩子的陪伴,伤情鉴定,临时的家外安置,对爸爸的?#21040;耄?#20986;告诫书、让爸?#20013;?#24724;过书,跟亲戚联系等等。”

    此后一周,娜娜暂住在堂叔家,刘西重给娜娜父亲上了一次矫正课程,在课程中分享女性成长的不易和一些教育方法。当前这个案例仍在继续跟进中,刘西重也在不断摸索和设?#24179;?#27491;课程。

    在这一过程中,即使是出于管教目的,娜娜都知道父亲打骂?#32422;?#26159;错误的,并向外求助。我们同样看到多个离婚案例,妻子因为丈夫对孩子的虐待行为而坚决要求离婚。对儿童来说,母亲遭受暴力,就如同?#32422;?#36973;受暴力,目睹家暴同样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消极影响。

    高鸿?#24179;?#26292;力管教的诱因分为四类:不理解孩子、缺乏教育方法、无法控制情绪和具有人格障碍或其他精神疾病。

    无论是哪一种,高鸿云都建议父母和孩子共同求助专业人士。“比如喊孩子吃饭,他不吃,父母生气,直接上一巴掌,这就属于缺乏教育方法。?#22791;?#40511;云说,父母可以设置好吃?#25925;?#38388;,提前告诉孩子什么时间吃饭,然后陪孩子共同作出行动,比如关掉电视机,或者把孩子拉过来,而不是一遍遍地呼唤。

    同?#20445;?#23545;成年人也应?#32972;中?#26222;及精神教育,帮助成年人学习如何控制?#32422;?#30340;情绪。“一小时不管 ,孩子坏不到哪里去;但你要是打一小?#20445;?#23401;子肯定打死了。?#22791;?#40511;云说。

    高鸿云特别指出,ADHD(注意缺陷多动障碍,常被称为“多动症?#20445;?#20799;童比普通儿童更容易受到?#26434;?#21644;躯体虐待。ADHD儿童的?#30142;?#29575;约为5%,患者大脑负责精细运动技能和解释感官信息的区域更小,患者越是努力集中注意力,就越感到?#20013;摹!?#29238;母并不知道孩子的调皮捣蛋其实是生病了,?#22791;?#40511;云说,“比如父母和孩子说半小时的话,孩子只能听进去五分钟,父母就会生气,然后打骂。”因此,当孩子有?#20260;艫DHD的症状?#20445;?#29238;母应当带孩子前往医院治疗。

    另一方面,社会各界越来越重视儿童性教育。在普及教育的过程中,不仅能教会孩子们保护?#32422;海?#27604;如哪些部位外人不可碰触等,更是在提醒社会各界,一旦发现可能的行为,一定要及时报告。

    依据《反家庭暴力法?#32602;?#23398;校、幼儿园、医院、民政相关机构工作人一旦发现未成年人可能遭受了监护伤害,都必须报警。老师或者其他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社会人士,在发现未成年人有突发行为改变和异常情绪波动,都应当特别留心。“医疗部门往往在发现儿童受暴方面有很大的优势。”刘西重说。医疗部门可以通过?#35825;?#20013;发现的虐待或者营养不良迹象,判断孩子的处境。

    事实上,任何单位和个人,在发现未成年人遭受家暴后,都有权制止和报警。在推动强制报告制度的同?#20445;?#20063;应当逐步完善对报告人的保护。“强制报告制度得是闭环。如果报告者都得不到保护,那强制报告就是奢望。?#34987;?#29756;花说,她认为对报告者?#23454;?#30340;?#32972;停?#26377;助于推动报告制度的落实。“?#22836;?#25514;施其实给?#27515;?#24072;还有相关的工作人员合理合法的理由,我不报我要被处罚,所以我必须报,不会像现在某些人那样瞻前顾后。”

    2018年8月21日,西安中医脑病医?#28023;?#25252;工张霞怀抱着被继母虐待成植物人的小男孩,给他喂流食

    日常生活中,虐童行为之多或许?#23545;?#36229;过我们?#21335;?#35937;。以日本为例,日?#25937;?#22269;儿童福祉中心公布,2017年日本共有13万3778起虐童案,其中有7万2197起?#38469;?#20110;“心理虐待”。根据日本法律规定,父母双方在孩子面前吵架、打架都是对孩子的“心理虐待”。

    或许当我们有了更加完备的强制报告制度,就能更早发现、介入未成年人遭受家暴的?#24405;?#24182;帮助更多未成年人远离家庭暴力。

    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,什么是虐童。所有会对孩子成长造成负面影响的语言、肢体暴力,所有对孩子的性侵害和对孩子基本生存需求的忽视,都是虐童。因此,所有对未成年人实施的家庭暴力,?#38469;?#20110;虐童行为。制止虐童,制止家庭暴力,人人?#24615;稹?#19977;年前公布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已?#39749;分?#20986;,“反家庭暴力是国家、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?#20445;?#22269;家禁止任何?#38382;?#30340;家庭暴力。”

    ?

    (本文所涉儿童全部采用化名。)

    ?

    特约撰稿? 杨楠

    编辑? 周建平 [email protected]

    网友评论

    用户名:
    你的评论:

       
   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2期 总第590期
    出版时间:2019年04月25日
     
    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
    粤ICP备10217043号
    地?#32602;?#24191;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
    联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
    无敌猪哥